目前位置:主页 > 作品案例 > 作品案例四 >

  党建大讲堂里,讲起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讲起了办理的案件,登台讲的不是“党建工作者”,而是四名来自办案一线日上午,记者在吉林省检察院二楼礼堂看到的一幕。

  这场主旨为“新时代、新党建、新理念、新作为”的党建大讲堂,是省检察院主办讲堂系列的第一课。“大讲堂就是要以党建为引领,着重交流检察人员践行‘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双赢多赢共赢’等新时代检察工作新理念、新举措,进而不断深化认识、凝聚共识、集聚力量,进一步促进党建与检察业务工作的有机融合。”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尹伊君在主持大讲堂时开宗明义。

  李方是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他讲的案例就是他自己办理的一起二审上诉案件。

  王某曾是某国有企业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其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职务之便,为他人承揽工程及项目资金结算提供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巨额公款,伙同他人将相关资金用于股票市场定向增发投机牟利,情节严重。一审法院认定,王某构成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一审期间,王某对其受贿罪和挪用公款罪的主要事实不予供认。二审期间,王某了解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政策,主动表示要认罪认罚。

  作为案件承办人,李方在提审时向其详细讲解了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被告人的权利义务,以及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效果,在确认王某真实自愿认罪认罚并得到王某认可后,通过其委托的辩护律师动员王某家属积极退赃。在被告人家属全额退赃基础上,与法院办案人沟通,做好量刑预估。

  此时,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办案采取远程视频方式,在王某辩护律师的见证下,由王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远程开庭时,李方作为承办检察官,根据王某认罪认罚及积极退赃的相关情况,向二审法院提出依法改判的确定刑量刑建议,得到二审法院采纳。

  案情并不复杂,但李方在办案中感受到,嫌疑人在国企公司中身兼重职,如果始终坚持不认罪,即便以坚实的“证据链条”判了,效果也未必好。启动认罪认罚程序后,对方主动交代犯罪事实,二审法院顺利作出判决,企业、涉案人家属都很理解和认同。

  “实践证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一项有效化解社会矛盾,巩固和扩大党的执政根基,有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好制度,体现了司法之需、社会之需、时代之需。”李方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办案体会,“检察机关顺应新时代发展要求,不但要解决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怎么适用的问题,还要进一步解决怎么用好的问题;不但要在数量上实现进一步扩大适用、常态化适用,更要在质量和效果上进一步提质增效,推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高质量适用。”

  第二个登台的是第二检察部检察官杨宇,作为办理重大犯罪案件的检察官,他每天接触到的大多是故意杀人、抢劫一类的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的尺度把握起来有一定难度。然而,杨宇讲述的这个故事,以自己独特视角,让人深切感受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立法初衷。

  被告人顾某某,因故意杀人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在看守所签下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后来,公诉人在法庭上提出判处其十至十五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被法院采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顾某某有期徒刑十年。

  故意杀人,只判十年,这不只是意外,甚至还有惊诧,但是别急,听杨宇把故事讲完。

  顾某某杀害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时间回溯到2020年1月30日,人们还停留在浓郁的过年氛围中,然而,顾某某家中却显得十分不和谐。其父顾某酗酒之后,因琐事把妻子赵某某打了,顾某某平日在外打工,春节回家探亲,发现母亲被打,便找父亲理论,父子俩由争吵演化成厮打,作为父亲的顾某被打后,找来村干部,村干部进行劝解,顾某某当场给父亲下跪磕头、赔礼道歉。到了晚上,顾某又开始谩骂妻子和儿子,骂得很难听,顾某某一气之下,把母亲支走,找了一把卡簧刀,将顾某捅死,随后报警,原地等待自首。

  他接着讲到,在办理此案中,办案组内产生了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认罪认罚没有问题,但故意杀人是重罪中的重罪,从宽的尺度要慎之又慎。虽然被告人自首,但毕竟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若在古代,“弑父”更是十恶不赦的死罪。从宽至无期徒刑,已是极限。

  另一种意见认为,顾某某本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农民,并非穷凶极恶的惯犯,且案发当天已经下跪认错,说明他并非预谋杀人。故意杀人固然是重罪,但这个家庭已经失去了一名成员,是否还有必要判处另一名成员终身监禁呢?

  两种意见显然都有充分理由。然而,办案组更知道,重罪案件的认罪认罚从宽需要更加充分的证据依托,本案定罪证据已足,被害人家属的意见如何?当地群众有什么想法?被告人和被害人在当地的品行如何?以现有证据下判,为时尚早。

  于是,检察官驱车前往100多公里的案发地,深入当地群众了解案件情况,所有证人的证言,一致反映其父亲顾某脾气暴躁,常年酗酒且非常不讲道理,妻子遭家暴有20多年,两个儿媳妇也都被打跑,邻里之间被他弄得矛盾重重……而其子顾某某为人老实,没有前科劣迹,又非预谋杀人,家里还有未成年的孩子,所有证人一致请求办案组“轻点判”。

  通过调查走访,办案组有了自己的认定:被告人顾某某平时表现良好,其犯罪起因是由家庭矛盾而起,其犯罪行为属于一时激愤,其再次犯罪的可能性非常低,其人身危险性同其他预谋杀人有本质区别。本案被害人顾某长期对妻子进行家暴,其品行不端,酗酒打人,群众反映强烈,顾某对其家庭成员的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顾某在案件起因上具有严重的过错。且当地群众对顾某某的遭遇表示同情,希望检察机关能给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对其从轻处罚。

  综合以上情况,检察机关根据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相关规定,依法提出了十至十五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一审宣判后,顾某某当庭表示认罪服判。

  说到这里,杨宇还点开PPT,让大家看到犯罪嫌疑人指认案发现场的照片,在照片中犯罪嫌疑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懊悔。

  杨宇说,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不堪的一天,在这一天,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犯下了死罪。然而,这一年,32岁的他受到了公正的审判,应该用不上十年,他就能出狱了,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杨宇声情并茂地讲至此处,已带着现场观众进入了思索。随后,他话锋一转说道:“我们应该为办案组点赞,是他们用扎实的工作,在重罪案件中,正确的适用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让隐匿的真相浮出水面,展现在众人面前,让顾某某成为了千千万万个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受益者之一。”

  杨宇说,在实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之前,只要阅卷、提审、审批、开庭,最后点击一下案管系统里面的结案按钮,这个案子就算结束了。至于被告人是否真的认罪悔罪,是否仍然对法律和社会有抵抗情绪,有多大改造成功的可能性,又有多大的再犯罪可能性,被害人及家属是否对判决满意,他们的经济状况如何,处境如何,犯罪对当地社区的影响是否消散,这些问题都是选答题、而非必答题。但在实行认罪认罚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对于适用认罪认罚的案件,案结、事了、人和,缺一不可,三者全部完满,才可能结案。

  “在我看来,当案结、事了、人和成为结案的标准,检察官的实际工作强度和工作难度比以前变大了,但这是党和人民对我们新时代检察机关提出的新任务、新要求,检察官从来不会,也不能让人民的期待落空。”

  第三检察部检察官赵航作为一名女检察官,以不让须眉之勇,登上讲堂。她用女性检察官在办案中特有的精心细腻,讲出了她亲历的案件故事。

  张某作为一起单位行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当他被移送检察机关起诉以后,还能有机会继续带领他的工人们开足马力,继续生产经营。

  张某是一家木材加工厂的负责人,多年经营木材生意,在当地小有名气,生意最红火时,雇佣工人多达上千人。生意越做越好,逐利的心思也越来越重,张某开始向某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为自己的工厂招揽生意、争取商机。2019年,该国家工作人员东窗事发,被立案调查。张某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主动投案自首,交代了自己涉嫌单位行贿的犯罪事实。

  2020年初,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后,张某情绪低落,意志消沉,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刑事责任惶恐不安,对企业被追究刑事责任以后可能面临的发展困境也忧心忡忡。此时正值新冠疫情肆虐,张某的企业经营状况更是雪上加霜,一度想关停工厂。

  工厂一旦关停,上百名工人面临失业,后果不堪设想。检察机关受理案件后,向张某告知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规定,张某当即表示愿意认罪认罚。

  办案检察官并没有止步于此,他们深入到张某企业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通过调查了解到,张某的企业曾经多次被国家商务部评为“诚实守信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张某也被评为本地的道德模范。

  在走访过程中,办案检察官了解到企业所面临的实际困难,向张某讲明了当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政策,对自愿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可以在实体上从宽处理,并鼓励张某坚定生产信心,努力渡过难关。今年4月,检察机关召开了听证会,向听证人员说明了张某涉嫌单位行贿的犯罪事实,鉴于犯罪数额不高,主动投案自首,自愿认罪认罚等因素,检察机关拟对其适用相对不起诉。

  检察机关的意见得到了听证人员的一致赞同。不久后,张某的工厂又恢复了生产活力。

  “检察机关充分履行法律职能,积极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徘徊在法律红线上的人拉一把,对涉案的民营企业扶一程,通过合作、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而不是在对抗中强行以裁判的方式解决问题;让企业更好地助力地方经济发展,而不是带着怨言黯然离场,这正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具体体现。”赵航表达了她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更深的体悟,“和谐之法,是为良法,和谐之治,是为善治。以良法促善治,就是新时代检察工作应当书写的好故事。”

  2019年底,省检察院新一届党组大力弘扬以上率下,求真务实、追求极致“三种作风”和敢于担当、敬业奉献、清正廉洁“三种精神”。一年来,“三种作风”“三种精神”之果,已经盛结到全省检察机关各领域各条线中去。

  最后一个登台的第四检察部检察官王冬松,就以《弘扬“三种精神”推动认罪认罚从宽工作迈上新台阶》为题,用自己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具体案例。

  王冬松在指导一个基层院办理的一起信用卡诈骗案中得知,犯罪嫌疑人李某是一名大四学生,某家银行为完成办卡任务,主动到学校为没有收入的李某办理了信用卡。李某因透支无法按时还款而案发。

  王冬松在深入了解中发现,李某家在农村,家庭条件很差,母亲去世得早,家里只有一位50多岁的父亲,务农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

  李某到案后,对事实没有异议,但对其行为构成犯罪感到十分不解,情绪较为激动。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王冬松联系到了李某的父亲,建议其筹措资金,帮助李某还清欠款,争取得到宽大处理。在提审李某时,他向李某详细解释了相关法律规定,并告知其父亲正在为他四处借钱还债而奔波,如果自己主动认罪认罚,检察机关可考虑从宽处理,使其依然可以回归大学顺利毕业。李某听后深感惭愧、懊悔,表示对不起父亲,对不起社会,愿意真诚地认罪悔罪。

  案件最后,李某父亲向亲戚借钱替李某还清了欠款,检察机关对李某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李某得以回归大学课堂,并顺利毕业。

  结合本案,王冬松形成了两点思考:一是可先行探索“证据开示”制度,保证认罪认罚的真实性,打消犯罪嫌疑人存在的顾虑,消除其心存的侥幸,促使犯罪嫌疑人认清形势、真实有效地认罪认罚;二是可扩大适用“相对不诉”制度,检察官担当起主导责任,提升认罪认罚从宽的维度,这也是“可诉可不诉的不诉”之题中应有之义。

  “去掉一个最高分9.82分,去掉一个最低分9.50分,其他五位评委的平均得分为9.73分……”经过评委现场打分,“党建大讲堂”第一讲的四名检察官,最终被评出1名“党建之星”和3名“优秀主讲人”。讲说已经结束,但观众席上仍然回荡着盛宴后的余韵和思考后的留白。